广州一女大学生化浓妆坐地铁进站被阻拦
发布时间:2019-04-04

  如果能够判断这个乘客只是把地铁当做工具,他只是演员,他只是先锋时尚者,他是要奔赴其他场合的,根本不打算招惹谁,那么奇装异服的“侵略性”就能降到最低。除非乘客带着影响安全的道具,否则衣服着装是不会妨害他人的。

  按照广州地铁相关负责人的说法,若有人穿着各类奇装异服,尤其是假扮惊悚形象,地铁出于安全的考虑会进行劝阻,但是当前并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规定怎样的妆容不能进站,标准难以界定。确实,《广州市城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》没有关于乘客装束的明确规定。正是“法无禁止即允许”,所以,如果非要坚持对奇装异服人士的排斥,只能运用抽象的“影响正常的公共秩序”之理由。

  公共空间动辄以形象不佳扰乱秩序为担心来拒客,这是相当有争议的,无论酒店还是地铁都同理。真怕出事,只能完善监控,限制范围,加强引导,做足提醒。把权利留给更多的人,把麻烦留给管理者自己,这是管理者应有的智慧,也是时代的必然要求。

  耀琪

  近日,广州一女大学生发微博投诉称,化浓妆坐地铁进站被阻拦,安检时要求原地卸妆。微博一出,网络立刻发酵,有批评安检理亏,有认为妆容应考虑他人。女生自认为有维护自由装扮的权利。最后连广州地铁官方微博也发声,称为造成的不便表示抱歉,已提醒业务部门注意。

  可判断也会有失误的时候,毕竟安检员不是时尚达人,也没有样板挂在墙上给人参照。这时候,安检员就有必要提前做出善意的提醒。同时监控也要跟进,如果发现有妨害他人行为,或有开展车厢活动的做法,要能够及时制止。

  其实换位思考也能明白。当我们看到身边有人穿着古怪吓人,确实会非常不悦,可是我们都有侧目闭眼的权利。但如果我们心生一念,希望地铁从此把奇奇怪怪的人拦在闸机之外,让公共空间“清纯”起来,那么,或许有一天我们也会因为奇怪理由被赶出地铁,赶出巴士,赶出商场。

  首先,安检人员必须能够快速认定当事人化妆和着装是为了自己审美,还是为了引起公众的轰动。毕竟地铁是空间狭窄的交通工具,不是个人舞台。许多城市确实有过把地铁当舞台,带着强烈行为艺术目的的活动。不加劝阻,确实可能引发车内秩序的混乱。

  问题是,如果面对这样的浓妆,周围的人都懒得去看一眼,更别说会被吓晕在地,那么,又何来影响公共秩序呢?再假设,没过几年类似暗黑浓妆满街都是,那么今天化浓妆被拒者,会不会感觉特别冤?因此,判断是“新奇特”还是“恐怖血腥”,是相当考倒安检人员的眼光和审美标准的。

  地铁拒绝浓妆客?管理智慧要提升

  当前的时代特征,正越来越显示出“个人的崛起”,包括个人智慧个人审美个人创造力。捍卫价值观的多元性和维护公共空间的有序性,永远都要在博弈中前进。20年前还有酒店贴出告示“衣衫不整请勿入内”,“拖鞋背心拒绝接待”,今天,再高级的酒店估计都不会这样做了。